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圖書 書評
  • 正文內容

《中國現當代文學制度史》:讓你了解文學和制度的循環關系

閱讀:573 次 作者: 來源:作家出版社 發布日期:2021-02-22 08:26: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藝網分享的圖書書評。

  毋庸置疑,任何一個時代和任何一個國家都會有自己的文學制度,它是有效保障本國的文學運動按照自身規定的軌跡運行的基礎,因此,文學與制度的關系應該是一種互動的循環關系。當然,它可以是良性的,也可以是惡性的,這就要看這個制度對文學的制約是否有利于其發展,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制定文學制度者是如何操縱和駕馭這一龐大機器的。

ISBN:9787521209143

作者:丁帆

2020年12月

作家出版社

  《中國現當代文學制度史》以清末鴉片戰爭以后現代文學制度的萌芽期為研究起始點,下限到21世紀,在依托大量相關史料的基礎上,建構了一個縱向的史的體系和橫向的空間比較體系,重點關注“有形文學制度”和“無形文學制度”如何建構、如何支撐和支配著文學史的發展走向等問題,對中國現當代文學制度進行理論的審察和歷史的分析,在宏觀的理論和微觀的歷史細節之間把握中國現當代文學制度的變遷,具有突破性和創新性。

  文學現象中的制度因素如何產生作用及影響于文學的實質性演變?這是本書關注的重點,也是文學研究包括文學制度研究的側重點。作者們并非直接進行廣義的社會學、政治學范疇中的制度研究,而是尤其注重對制度實踐的考察,即文學遭遇和面對的制度性操作問題,而非一般理論或宏觀意義上的制度問題。這一研究思路及觀點對于當代文學制度建設及文化強國的戰略都具有較大的借鑒價值,使本書具有較為重大的現實意義。

  丁帆,南京大學中國新文學研究中心主任,南京大學資深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會會長、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等。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國家社科評委。發表文章400多篇,共500萬字,出版主編各類著作40余種。培養博士、碩士生共160多人。

  文學與制度的糾纏,以及制度對文學的干預與滲透比我們想象的要深刻而復雜得多。從制度的角度研究文學是一個相對新穎的學術領域,尚未得到學術界的充分重視,在世界范圍內的研究都為數不多。

  中國現當代文學在其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了自身的文學制度,作家的創作、文學文本、讀者的閱讀與文學的生產、流通、消費發生著緊密聯系,作家的職業性和社團歸屬,作品傳播對報刊和出版以及文學批評、文學論爭、文學審查和文學獎勵的參與等,共同形成了中國現代文學強大的制度力量。文學制度是文學與社會關系的表征形式,厘清中國現當代文學百年發展過程中這些紛繁復雜、犬牙交錯的文學制度,是一個繁雜而龐大的系統工程。

  本書把制度引入文學研究,將其作為一個重要視域,著重從文學制度與文學、文學制度與文學史寫作、文學制度與文學理論的建構、文學制度與具體的文學現象等方面對我國現當代文學進行系統的研究,拓展了該領域的研究空間,形成了新的文學研究格局,客觀上也把文學社會學研究推向了更深的層次。

  ——孟繁華

  文學制度研究可以稱之為文學的過程研究和文學的生態研究。將文學制度和文學理論建構、文學史研究與寫作聯系起來,文學的體制問題無論是對中國文論建設,還是中國文學史研究都該成為一個有待深入探討的學術話題。目前對文學的社會背景、文學的出版與傳播、文學的社團與流派、文學教育與文學創作之間復雜關系的研究,已經涉及了文學的制度問題,卻鮮有專門論著上升到文學制度的理論高度,且缺乏制度研究的“自覺意識”。

  《中國現當代文學制度史》一書,研究對象的時間上限劃定在清末鴉片戰爭以后現代文學制度的萌芽期,下至21世紀,以文學制度研究為方法和切入角度,全方位梳理、分析和考察中國現當代文學,系統論述了百年中國新文學的建制化歷史,不僅有利于闡明百年新文學歷程中的若干疑難問題,更可以為今后文學發展提供可資借鑒的經驗,有助于相關學術研究的推進和我國當代文學的繁榮發展,具有深遠的作用和影響。

  ——陳曉明

  緒言

  毋庸置疑,任何一個時代和任何一個國家都會有自己的文學制度,它是有效保障本國的文學運動按照自身規定的軌跡運行的基礎,因此,文學與制度的關系應該是一種互動的循環關系。當然,它可以是良性的,也可以是惡性的,這就要看這個制度對文學的制約是否有利于其發展,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制定文學制度者是如何操縱和駕馭這一龐大機器的。

  美國批評家杰弗里·J.威廉斯在《文學制度》一書的“引言”中說:“從各種意義上說,制度產生了我們所稱的文學,或更恰當地說,文學問題與我們的制度實踐和制度定位是密不可分的?!贫取╥nstitution)一詞內涵豐富,而且往往帶有貶義。它與‘官僚主義’(bureaucracy)、‘規訓’(disciplines)和‘職業化’(professionalization)同屬一類詞語。它指代的是當代大眾社會與文化的規章與管理結構,和‘自由’‘個性’或‘獨立’等詞語正好處于相反的方向。從一個極端來說,它意味著文學的禁錮……更普遍的說法是,它設定了一些看似難以調和的國家或公務員官僚機構……我們置身其中,我們的所作所為受其管制?!焙翢o疑問,這種管制是國家政權的需要,也是一種對文學意識形態的管控,我們將其稱為“有形的文學制度”,它是由國家的許多法規條例構成的,經由某一官方機構制定和修改成各種各樣的規章與條例,用以規范文學的范疇,以及處理發生的各種文學事件,使文學按照預設的運行軌道前進。在一定程度上,它有著某種強制性的效應。

  還有一種是“無形的文學制度”,正如杰弗里·J.威廉斯所言:“‘制度’還有一層更為模糊、抽象的含義,指的是一種慣例或傳統。根據《牛津現代英語用法詞典》所載,下午茶在英國文化中屬于一種制度?;橐?、板球、伊頓公學亦然。而在美國文化中,我們可以說棒球是一種制度,哈佛也是一種制度,它比位于馬薩諸塞州劍橋市的校園具有更深刻的象征意義?!币簿褪钦f,一種文化形態就是一只無形之手,它所規范的“文學制度”雖然是隱形的,但是其影響是巨大的,因為構成文化形態的約定俗成的潛在元素也是一種更強大的“文學制度”構成要件,我們之所以將各種各樣的文化形態稱為“無形的文學制度”,就是因為各個時代都有其自身不同的文化形態特點,大到文化思潮,小至各種時尚,都是影響“無形的文學制度”的重要因素。

  我們的百年文學制度史,尤其是二十世紀后半葉以來的兩岸文學制度史往往是以文學運動、文學思潮、社團流派乃至會議交流等形態呈現出來的,它們既與那些“無形的文學制度”有著血緣上的關聯性,又與國家制定的出版、言論和組織等規章制度有著不可分離的聯系。它們之間有時是同步合拍的互動關系,有時卻是呈逆向運動的關系,梳理二者之間的作用與反作用的歷史關系,便是我們撰寫這個制度史的初衷。因此,我們更加重視的是整理出百年來有關文學制度的史料。

  基于這樣一種看法,我們以為,在中國近百年的文學制度的建構和變遷史中,“有形的文學制度”和“無形的文學制度”在不同的時空當中所呈現出的形態是各不相同的,對其進行必要的厘清,是百年文學史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項重要任務。從時間的維度來看,百年文學制度史隨著黨派與政權的更迭而變遷,1949年前后的文學制度史既有十分相同的“有形”和“無形”的形態特征,也有不同之處。從空間的角度來看,地域特征(不僅僅是兩岸)主要是受那些“無形的文學制度”鉗制,那些可以用發生學方法來考察的文學現象,卻往往會改變“有形的文學制度”的走向。要厘清這些紛繁復雜、犬牙交錯的文學制度變遷的過程,除了閱讀大量的史料外,更重要的就是必須建構一個縱向的史的體系和橫向的空間比較體系,但是,將這樣的體系結構統攝起來的難度是較大的。

  在決定做這樣一項工作的時候,我們就抱定了一種客觀中性的歷史主義的治學態度,也無須用“春秋筆法”進行闡釋,只描述歷史現象,不做過多評判。后來發現,這也是國外一些文學制度史治學者共同使用的一種方法:“我們必須采取更加直接的方式以一致立場來審視文學研究的制度影響力,不要將其視為短暫性的外來干擾,而要承認它對我們的工作具有本質性影響。與此相關,我們需要不偏不倚地看待人們對制度的控訴;制度并不是由任性的妖魔所創造出來的邪惡牢籠,而是人們的現代組織方式。毋庸置疑,我們當前的制度所傳播開來的實踐與該詞的貶義用法相吻合,本書的許多章節都指出了制度的弊端,目的在于以更好的方式來重塑制度。布魯斯·羅賓斯(Bruce Robbins)精明地建議,我們必須‘在斷言制度化(institutionalization)一詞時拋開慣有的刻薄諷刺,要區別對待具體的制度選擇,而不是一股腦地對其譴責(或頌揚)’?!逼鋵?,我們也深知這種治史的方法很容易陷入一種觀念的二律背反之中,當你在選擇陳述一段史實時,選擇A而忽略了B,你就將自己的觀念滲透到了你的描述中了。所以,我們必須采取的策略是,盡力呈現雙方不同的觀念史料,讓讀者自行判斷是非,讓歷史做出回答。

  按照《文學制度》第一章撰寫者文森特·B.里奇《構建理論框架:史學的解體》的說法:“建構當代理論史有五種方式。關注的焦點既可以是領軍人物,或重要文本,或重大問題,也可以是重要的流派和運動,或其他雜類問題?!?/span>

  毫無疑問,構成文學制度的前提要件肯定是重要文本,沒有文本當然也就不會產生與之相對應的許許多多圍繞著文學制度而互動的其他要件。就此而言,我們依順歷史發展的脈絡來梳理每一個時段的文學制度史的時候,都會憑借每個歷史時期文學制度的不同側重點來勾勒它形成的重要元素。雖然它們在時段的劃分上與文學史的脈絡有很多的交合重疊,但是,我們論述的重心卻落腳在“有形文學制度”和“無形文學制度”是怎樣建構起來并支撐和支配著文學史的發展走向的。

  中國自封建體制漸入現代性進程以來,無疑是走了一條十分坎坷的路徑。我們認為,不管哪個歷史時段發生的制度變化,都是有其內在因素的,于是,我們試圖從其變化的內在肌理來切分時段,從而描述出它們發展的脈絡。

  十九世紀末與二十世紀初的世界格局帶來了中國的大變局,與之相應的中國文學制度便開始有了現代性的元素。清末拉開了中國社會轉型的序幕,文學在其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當然,就現代文學制度而言,這一時期還只是新的文學制度的萌芽期?,F代文學制度之所以于此時浮出水面,一方面得益于文學觀念的轉型,另一方面,更在于相關結構性要素漸趨成熟并建構起一個相對完善的文學、文化運作系統。

  無疑,北洋政府對建立文學制度是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的,而真正將其現代性的元素進行放大,甚至夸張的,還是新文化運動的興起?!拔膶W革命”最終完成了文學觀念的轉型,與此相應,文學制度的相關結構性要素也在民國成立之后得到了飛速發展,并形成了一個較前更趨復雜嚴密的體系。當然,民國的文學制度及至后來所帶來的負面效應也是不可否認的。

  抗戰時期,中國版圖上存在著多股政治勢力,國土分裂成了多個碎片化的地理政治空間。以廣義的國統區、解放區、淪陷區而論,每一政治空間的政治勢力都在追求各自的文化領導權,都在推行各自的文化與文學政策。在這種眾聲喧嘩的情勢下,文學制度的有效性是發生在不同的時空之中的,當然,最有影響的還是延安的文藝政策,它深刻地影響著以后幾十年文學制度的建構。

  在共和國的文學制度史中,之所以將“十七年”作為一個時段,就是因為這個時段的文學制度的建立對以后幾十年的文學運動和文學創作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最有特點的是,從此開始,文藝政策的制定與調整,文學機構的創建與改革,文學領導層的人事安排,幾乎都是通過會議來實施的。在歷次文代會和作代會之中,第一次文代會具有特殊的歷史意義。在某種意義上,這次會議奠定了中國當代文學制度的基本框架。解放區文藝被確立為文學的正統,全國文聯和全國文協宣告成立,來自解放區、國統區的作家們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上各安其位,創辦了全國文聯、全國文協的機關刊物《文藝報》《人民文學》。在此基礎上,各大區、各省市紛紛召開區域性的文代會,成立區域性的文學機構,創辦地方性的文學刊物。第一次文代會是當代文學制度建設的奠基石。

  文學制度發展演變至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出現了一種極其奇特的現象,即:一方面,相對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的舊文學制度而言,“十七年”的文學制度在各個層面上業已發生了巨大的變革,制度之變與體制之新已經令很多作家深感“力不從心”;另一方面,相對于意識形態的要求而言,“十七年”文學制度則已經遠遠落后于時代,成為不得不革除的陳舊落后的體系。這種“新”與“舊”的巨大錯位和反差,充分反映了文學制度史的時代復雜性及其獨特規律。在這種強烈的“制度焦慮”的驅使下,“十七年”文學制度成為“舊制度”從衰落到崩潰,“新制度”建設則緊鑼密鼓、大刀闊斧地開展起來。

  經歷了十年“文革”之后,中國“十七年”間確立和完善的文學制度也被摧毀。幾乎所有的文學建制都失去了應有的功能,文學的機構(包括出版傳播、文學生產、文學評獎等)都因為高度的集權而趨于凝滯。因此,隨著“文革”的結束,文學制度面臨著恢復和重建的迫切任務。在此重建過程中,文學的新的方向——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二為方向”得以最終確立?;謴秃椭亟ㄖ蟮奈膶W制度,成為使黨和國家文藝政策得以貫徹執行的重要保障機制。隨著文藝政策的搖擺與起伏,文學制度也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無疑,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是文學制度恢復、波動、起伏最活躍的年代,而1984~1985年之交召開的中國作協第四次代表大會是文學組織和體制的又一次調整,這一組織化、體系化的調整對此后一段時間里的文學創作、批評,乃至文學制度都產生了一系列的重大影響。

  重建文學制度,首先亟須恢復和重建的是文學機構——文聯與作協。文聯和作協最高層面的機構組織是中國文聯和中國作協,各省市地區都恢復和建立了相應的組織建制,全國一體化的、具有隸屬關系的各級文聯與作協成為文學制度有力的執行機構。這兩個層級化的組織機構是整個文學制度的核心。有了這個機構,所有的體制內的作家就會以不同的級別而成為每一層級的文學干部,從而處于文學制度這一龐大機器中齒輪與螺絲釘的地位,使文學創作的動員與組織就成為一種常態性的運作。

  當然,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隨著對“文革”及“十七年”期間的回顧、總結、反思的不斷深入,文學創作中開始突破原來既定的政治方向和范圍,偶爾出現挑戰禁忌或者溢出體制邊界的某些傾向。一方面,文學媒體為這些作品提供了發表的平臺;另一方面,媒體也成為黨進行文學性質的宣傳、方向的引導、批評的展開的重要陣地。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是個意味深長的年代。它尚未遠去,但已經成為當代思想文化討論中一個難以繞開的源點,許多問題可以溯源于此。無疑,消費文化的大潮席卷而來,這對中國的文學制度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新挑戰,中國日益深入世界市場的競爭之中,知識生產和學術活動已經成為全球化過程的一個部分?!叭宋木翊笥懻摗斌E然興起表明了人文知識分子共同感覺到了問題的壓迫性,而它無法導向某種具體價值重建的結局,也拉開了一個認同困惑的時代帷幕。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人文知識分子面對的問題的復雜性超出了他們所熟悉的歷史和知識范疇,許多意想不到的社會與文化的思潮,凸顯出了讓人措手不及的尖銳矛盾。文學在這次文化變異的激烈沖突與重組中被拋到了邊緣,文學制度也在悄然發生著深刻的變化,大眾文化、消費文化的興起催發了文學制度的重構,自由寫作者的出現和網絡文學的出現,也給文學制度的重構帶來了新的難題和挑戰。

  進入新世紀以來,文學制度是呈悄然漸變狀態的。在新世紀第一個十年中,中國大陸基本的格局是繼續對“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文化制度的加強、完善和延伸,盡管出現了新的現象和特征,但并未出現一條明顯的文化分界線。在二十世紀末,公眾文化領域和國家政策層面都涌動著一種“世紀末”的總結趨勢,但就具體文化發展來看,一種文化裂變的嘉年華并未出現,各項政策法規和文化制度跟隨經濟變革平穩推進,文學生態環境未發生明顯變更。但文學制度有了新的發展,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文學制度的基礎上,呈現出深化和復雜化特征。新世紀的文學機制正在悄然發生變化:隨著文學網站和文學社區的構建,網絡文學日益成為一種重要的文學形式,網絡文學產業化的運行、監管制度的建立,對網絡文學的穩健發展都具有必要性。隨著影視業的發展,影視制作與作家之間形成了新的關系,影視改編將文學接受置入一種新的格局之中,對當代文學生態產生著重要影響。民間刊物已經成為當代詩歌得以流傳的重要形式,民刊官刊化、民刊彌補體制內文學制度的不足,都成為值得關注的話題。在當前的文學評獎中,官方獎項的評選和頒發過程亟待調整,民間獎項需要通過文學觀念的調整獲得更大的公信力。從文學激勵角度來看,調整后的兩者都將大大有助于文學創作質量和積極性的提高。

  毋庸置疑,臺港百年來的文學制度史與大陸文學制度史既有重疊之處,更有相異之處。二十世紀臺灣文學制度受著殖民化和“民國化”延展的影響,到1987年解嚴之后,又發生了質的變化。而香港的文學制度卻是在歷經殖民化的過程中,在1997年才悄悄發生了變化。

  在文學制度的研究當中,對于文學社會化過程的考察是必要的。由此,在不同的時空場域下來考察不同地域文學活動背后的無形之手——文學制度的運作,也必須貼近、還原適時的文學活動具體情況。日據時期臺灣的文學制度具有自己的獨特性,盡管在大的新文學傳統范圍里面,臺灣文學傳統與大陸文學傳統相互呼應,但不可否認的是,由于地理位置的“孤懸”、文化受容的“多元”,日據時期的臺灣文學在發展樣貌上有著自己的地域特性?!拔膶W制度”的概念引入,以及對文學制度在形成、發展全過程中諸方面特色的描述,乃至對文學制度諸多組成要素,如文學教育、文學社團、出版傳媒等方面的勾勒,可以給予讀者一個相較以往文學史之單線描述而言更加復雜、參差的立體文學生態景觀,使其得以窺見在文學史復雜表象背后更具棱角,并影響著文學制度建構之另一面。

  綜上所述,我們在撰寫這部制度史的過程中,盡力試圖將文學史的發生與制度史的建構之間的關系勾連起來分析:外部結構是法律、規章、出版、會議、文件等大量的制度“軟件系統”;內部結構則是文學思潮、現象、社團、流派、作家、作品等“硬件系統”。只有在兩者互動分析模式下,才能看清楚整個制度史發展走向的內在驅力。雖然付出了努力,但囿于種種原因,比如尚不能看到更多解密的文件資料,這會影響我們對某一個時段的文學制度做出更加準確的判斷,我們只能做到這一步。盡管有遺珠之憾,但我們努力了。


標簽:文學,書評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欧美黄网站色视频免费_三级片网站视频_中国大陆国产高清aⅴ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