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雜文 評論
  • 正文內容

哪里才是中國網絡文學的起點?

閱讀:381 次 作者: 來源:文藝報 發布日期:2021-04-07 10:28: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文學評論。

  中國網絡文學的起點究竟在哪,近日又有新說,讓這一本該辨明卻一直未受重視的問題浮現出來。在我看來,廓清網絡文學的起點,不只為追溯一種事實真相,更在于給中國網絡文學找到一個可供認同的時空坐標,以確立起文學實踐與觀念邏輯相一致的歷史合法性,讓這一文學的“來路”與“去向”在觀念建構時找到正確的打開方式。

  一直以來,網文界的約定俗成是把1998年默認為“中國網絡文學元年”,其根據是基于一個重要事件,2008年的“網絡文學十年盤點”活動。這次活動得到《人民文學》《中國作家》《收獲》等20余家文學期刊和眾多媒體的積極響應,產生了廣泛影響,于是人們便將1998年默認為中國網絡文學起始年。這一認定也依據兩個標志性事件:我國第一家大型原創網絡文學網站“榕樹下”于1998年開始公司化運營,當時頗有影響的網絡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也誕生于1998年。這種以文學高光事件認定網絡文學起始年的觀點,可稱作“事件起源說”。

  新近出現的另一種觀點可稱作“論壇起源說”,是由邵燕君、吉云飛提出的?!稙槭裁凑f中國網絡文學的起始點是金庸客棧?》(《文藝報》2020年11月6日)一文提出,1996年8月成立的金庸客棧及其開啟的“論壇模式”才是中國網絡文學的起點。理由是:網絡文學的起始點只能是一個網絡原創社區,而不能是一部作品。金庸客棧是中國最早以文學為主題的網絡論壇,這種“論壇模式”天然具有網絡基因,即去中心化、網友自由發帖、多點互動等“趣緣社區”性質,具備網絡文學生產的“動力機制”。文章認為,被稱作“網上《收獲》”的“榕樹下”走的仍是投稿、審稿、編發的傳統文學路子,算不得網絡文學起點;而痞子蔡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1998年)晚于羅森的網絡長篇《風姿物語》(1997年),將其算作中國網絡文學起點更是于實不符、于理無據。因而提出:“為什么金庸客棧應該被錨定為中國網絡文學的起始點?其依據按重要性排序,首先是論壇模式的建立,為網絡文學的發展提供了動力機制;其次是趣緣社區的開辟,聚集了文學力量,在類型小說發展方向上取得了成績,積蓄了能量;第三是論壇文化的形成,成為互聯網早期自由精神的代表?!?/span>

  應該說,“論壇起源說”從文學網站功能和網絡文學的文化底色來錨定起點,較之傳統的“事件起源說”是一大進步。但是,如果我們拋開其他附加因素而回歸“起點”的本意;抑或說,如果我們承認網絡文學是基于互聯網這一媒介載體而“創生”于網絡的新型文學,那么,就只能回到這一文學的原初現場,選擇“事實判斷”而非“價值判斷”,即如前文所說的“用事實回溯的辦法,而非概念推演”,我們將會得到一個簡單而明確的結論——中國的(漢語)網絡文學誕生于1991年的美國,1994年中國加入國際互聯網后才穿越賽博空間而挺進中國本土,并延伸壯大出蔚為壯觀的中國網文世界?;谶@個可供驗證的時空節點,是否可以說,這個“網生起源說”更具歷史真實性與邏輯合理性呢?

  網絡文學皆因網絡而“生”,而“網生”文學需要兩個基本要件:一是技術基礎,二是文學制度。前者為網絡文學的出現提供媒介載體和傳播平臺支持,后者則讓網絡文學形成機會均等的生產機制和互動共享的話語權分發模式,而1991年誕生于北美的漢語網絡文學就最早具備了這兩個要件。計算機和互聯網均創生于美國,1991年,伯納斯·李研發的萬維網實現商用,消除了Internet去中心化平權架構中信息共享、多點互動的技術障礙,使下移的文學話語權在消解傳統的文學圈層后,實現了“人人皆可創作”的新型文學制度。這個被尼葛洛龐帝稱之為“劃時代分水嶺”的媒介革命,喚醒了文學網絡化的努力,促成了文學與網絡的“聯姻”,文學才有了實現“網生”而登上歷史舞臺的技術和制度基礎。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1991年4月5日,全球第一個華文網絡電子刊物《華夏文摘》在美國創刊,雖然它還不是純文學網刊,但卻是世界上中文網絡文學寫作的第一個園地。創刊號上發布的《太陽縱隊傳說》是目前發現的最早的一篇漢語網絡原創散文;4月16日《華夏文摘》第3期發表的《不愿做兒皇帝》,是目前發現的最早的網絡原創雜文;4月26日《華夏文摘》第4期刊載的舒婷的《讀雜志時的寂寞》是網絡上首次發布的詩歌作品,而該期刊發的《文如其人》,則是目前發現的最早的漢語網絡文學評論;11月1日《華夏文摘》第31期發表的《鼠類文明》以擬人的手法描述了老鼠的一次聚會,是目前發現的最早的漢語網絡原創小說。如果我們認可《華夏文摘》是可以刊發文學作品的網絡園地,并承認上述這些作品屬于網絡文學,那么很顯然,它們均出現在“榕樹下”和“金庸客?!敝?,也比《風姿物語》和《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要早好幾年!有鑒于此,將1991年錨定為中國網絡文學的起點就將是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判斷,“網生起源說”無非陳述了一個客觀史實。

  當然,如此界定還有兩個疑問需要解答。一是誕生地疑惑。那個最早出現的“網生”文學是在美國而不是中國,能算是中國網絡文學的起點嗎?事實上,網絡原創的文學作品,只要是用漢語(海外稱“華文”)表達,并且是刊發于漢語網絡平臺(無論它是網刊、網站、論壇或個人主頁),對于沒有國界的“網絡地球村”來說,計較誕生于哪一個國家是沒有意義的。網絡文學的辨識只有語種區別,并無國家或地區的界限,世界上以漢語為母語的網絡文學都可算作是中國網絡文學,何況誕生于北美的網絡文學本是出自華人留學生之手。另一個疑慮是該文章所說的網絡文學誕生需要自己的“新動力機制”和自由的文化品格,即誕生于互聯網環境中的論壇模式擁有的“網絡基因,去中心化,網友自由發帖,多點互動”特征,以此成為網民同好聚集的“趣緣社區”和精神家園。這些要素無疑是網絡文學生產和文學網站最具文化價值的功能范式,是在網絡文學發展過程中逐步形成的,而不是在它誕生伊始就具備的。換句話說,它們只是網絡文學產生的充分而不是必要條件,缺少它們,網絡文學可能不成熟、不完滿,但并不會影響網絡文學的誕生,沒有任何一種新生事物一出現就是成熟的、功能齊備的。

  回到“網生起源”的話題,我們不妨沿著1991年4月《華夏文摘》誕生這個時間節點,探尋中國網絡文學從北美發端,經由港臺到中國內地而觸點延伸、直至發展壯大的技術路線。我們發現,繼《華夏文摘》問世之后,同年12月,紐約大學布法羅分校的王笑飛創辦了全球華文網絡第一個純文學交流群“海外中文詩歌通訊網”。1992年6月28日,美國印第安那大學中國留學生魏亞桂在Usenet上申請了一個使用GB-HZ編碼的華文虛擬空間“中文互聯網新聞組”,促使中文網絡文學開始在全球互聯網上傳播開來,許多國家的華人留學生紛紛建立漢語文學網站、網刊、論壇或主頁,如美國“威大通訊”“布法羅人”“未名”“文心社”、加拿大“聯誼通訊”“楓華園”“紅河谷”“窗口”“太陽升”、德國“真言”、英國“利茲通訊”、瑞典“北極光”、丹麥“美人魚”、荷蘭“郁金香”、日本“東北風”等。港臺地區互聯網普及得較早,網絡文學也得風氣之先。在臺灣,位于高雄的中山大學1992年就建立了網絡BBS社區,臺灣政治大學創辦了“貓空行館”,臺灣大學和成功大學分別有“椰林風情”和“貓咪樂園”論壇,隨后又出現了“妙繆廟”“澀柿子世界”等專門刊發多媒體、超文本作品的文學主頁,以及頗具規模的“鮮網”“冒險者天堂”“新月家族”等文學網站,涌現出羅森、痞子蔡、九把刀、姚大鈞、李順興、曹志漣、代橘、蘇紹連等早期揚名海內的網絡大神。香港詩人杜家祁1997年創辦的“新詩通訊站”頗有影響,但其網絡文學不以網站平臺聚焦,而是以武俠仙俠、玄幻科幻小說創作的非凡成就影響了內地一批網絡作家。

  1994年4月20日,中國全功能加入國際互聯網后,全世界華文網絡文學迅速回歸母語故土。翌年8月,清華大學“水木清華”BBS上線,“北郵BBS”“天涯社區”“貓撲”等一批文化(文學)論壇迅速涌現,榕樹下、清韻書院、紅袖添香、中文在線、幻劍書盟、起點中文網、晉江文學城,還有瀟湘書院、龍的天空、黃金書屋、白鹿書院、博庫……形成了千禧年前后“文青式”網絡文學的第一波高峰。2003年起點商業模式的建立,刺激了類型小說的爆發式增長,文化資本的大范圍介入打造了盛大文學、閱文集團這樣的超級平臺,孕育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三家網絡文學上市公司(中文在線、掌閱科技和閱文集團),并不斷跨越文學邊界以IP賦權方式進入影視、游戲、動漫、出版、演藝、周邊領域,實現市場分發的全媒體、多版權經營,直至延伸傳播半徑,讓源自海外的網絡文學以文化軟實力的自信開啟“出?!敝?,打造了世界網絡文學的“中國時代”。

  現在,當我們回溯中國網絡文學“生于北美→成于本土→走向世界”的生長線時,以“網生起源說”來錨定它的起點,當然不只是為了厘清一個事實,或者執意將生辰前置而為網絡文學爭得某種榮光,而是為了找準歷史原點,知道中國的網絡文學“從哪里來”,又“往哪里去”,廓清這一文學的正根和主線,以歷史自覺而明史鑒今,讓未來的網絡文學發展行穩致遠。


標簽:文學,文學期刊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欧美黄网站色视频免费_三级片网站视频_中国大陆国产高清aⅴ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