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禍從天降

閱讀:437 次 作者:張健 來源:一起問道 發布日期:2021-03-18 02:29:10
基本介紹:小人物的酸甜苦辣

  大清早剛進辦公室,電話就響了,是科長,說小張你來一下。

  盡管感覺科長語氣似乎有些不對,但還是舍不得剛買的早點,囫圇吞棗咽下,噎得白眼直翻,連灌幾口水才勉強回過來勁,喘息不已。有同事暴笑:“至于嘛,萬一因為區區幾元錢鬧個英年早逝,你讓我們兄弟們這悼詞可怎么寫,是因公呢還是猝死?”

  啊呸,我啐他一臉唾沫,大罵哈雷慧星烏鴉嘴,義正詞嚴:“幾塊錢不是錢???你們也不算算,咱們科幾個月都沒發獎金了。每月那點破工資,除去公積金,養老保險,待業保險,水電費,就差沒給單位倒找錢了,哥哥我這些日子可都靠老婆養活著呢,吃下眼皮飯的滋味好受嗎,同志們?唉,你們哪,還是飽漢不知餓漢饑?!?/span>

  一席話倒引起了眾人共鳴,確切說或許是勾起了眾人諸多辛酸回憶,七嘴八舌說也是,這科長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每次發錢就象是發他自己家錢一樣,別的單位季度獎早就發了,他這倒好,連提都不提,要不是怕單位不樂意哥幾個都準備把公司配的小靈通給當了??磥砜崎L這個中層干部位子確實是個肥缺,鈔票都比別人耐用。

  說話間,科長忽然自隔壁推門而入,臉色鐵青,大發雷霆:“上班時間,你看你們都在干些什么,開茶館???”大伙頓時面色嚴肅,低頭不語??崎L沒了發泄目標,轉身沖我吼:“還有你,為什么磨蹭到現在還不過來?”

  我愣了一下,想不明白科長今天怎么這么大火氣,陪著笑臉說我這不是正準備上您那去嗎,領導您看,到現在我連坐還都沒來得及坐呢。

  科長并不理會我燦爛的笑臉,依舊不依不饒:“別跟我嘻皮笑臉,鐵龍公司胡總那批貨是怎么回事,定單都來了半個月了,到現在還沒做出來,你是負責這事的,你說說,你是怎么辦事的?”

  我說我也沒閑著呀,定單一到我就找生產部,生產部說鐵龍公司要的這批貨不屬于公司正規品種,沒有相關技術文件,無法組織生產,讓我拿到技術中心先進行合同評審。我又去了技術中心,人說這幾天正在忙著幾個產品的項目整改,讓我們再等等。

  科長說這批貨有什么特殊要求嗎?我如實回答也就是把原來裝箱的橡膠管縮短20公分。不聽則已,一聽科長火更大:“就這點小事半個月都辦不下來?”

  我說這段時間我是一天十幾個電話二十多封郵件拼命地催,跑技術中心跑得我那輛自行車都快殘廢了,到現在也沒人給我個答復,該盡力的我都盡力了,你說你還讓我怎么辦?

  科長頓時抓住把柄,開始了一貫的長篇大論:“什么叫該盡力的都盡力了?上周末學習,我說的獵狗追兔子的故事你沒聽嗎,做事嘛,講究的是全力以赴,不是盡力而為。昨晚在文暢閣胡總都快哭了。我們常說要把顧客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你就是這樣把客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嗎,???”

  我欲辯解,科長領袖般一揮手:“不要和我解釋,總之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今天下班之前你無論如何也要把這件事徹底解決了。我不要原因,只要結果,安得撕但得?”

  安你個老人頭,才上了幾個月MBA學前班就滿嘴洋屁,我憤憤,差點沒憋住脫口而出。暗忖昨晚你有飯局腐敗都沒想起我,這會兒干活倒想起我了。當年一起進廠報到,可沒見你小子有這么狂啊,真他媽官帽一戴屁股就歪。

  好歹讀過幾年書,忍之又忍總算沒在沉默中爆發。我冷笑,不陰不陽給科長下套:“領導批評得對,要不這樣,您給我簽個字,就說不等技術文件了,以后萬一要有人問,我也好有個交代,就說是您讓干的?!?/span>

  科長啞口無言,明顯感到了我的不快,當然最主要的是擔心他的錦繡前程,口氣略微軟了下來:“:我知道,你也有你的難處,但我實話告訴你,昨晚分管生產的錢總可都發火了,萬一真追查起來,你我擔得起這個責任嗎?你就不能靈活一點,想點辦法?”

  轉身,又丟下一句不軟不硬的話:“明天發季度獎,多少那可是要看個人工作態度的嗷?!鄙底右裁靼姿f的是啥,端人家碗受人家管,火氣再大我也不能糊涂到和人民幣作對的地步??崎L前腳剛出門,我就給技術部汪主任打電話,詢問鐵龍公司的技術文件今天能不能下來。汪主任說最近事情太多,確實沒有空。我說不就是把一根橡膠管剪掉20公分嗎,生產口的錢總可都發火了。

  汪主任冷冷說錢總管生產,對技術口的情況又不了解,就這樣吧我還有事,突然掛了電話。再撥,是個女孩接:“汪主任不在,您哪里?”我憋著嗓子說我是分局治安聯防隊,想找他核實一下昨晚一些情況。汪主任很快接了電話,聲音顫抖。

  我大笑,汪主任愣了一下,也笑。說是你呀,好了好了,這么辦吧,你們先做,文件我下周就補下。

  給生產部陳科長打電話,讓他把鐵龍公司那批貨今天排產,技術文件隨后就下。陳科長說他正在開會,再說沒見到文件就排產也不符合程序。我說你們錢總可都發火了,要追查,要不我也不這么急著催你。陳科長說那好那好,我馬上就下。

  出門,去裝箱車間,看見一臉焦急的胡總,問我那批貨今天能出來嗎,我說你和我一起去吧,再做不出來我跟你姓。

  裝箱車間主任是我同學,說計劃已經在內部網上收到了,關鍵是怕不按文件會不會有麻煩。我不以為然:“不就是剪管子嗎,能有多大事,怎么都做官了還這么膽小怕事,中午我請你喝酒,給你壯壯膽?!?/span>

  同學笑,說行,下午兩點你們來拿。胡總感激不已,滿屋散煙,說中午還是我來作東吧,辛苦諸位了。嘴上說別客氣別客氣,心里求之不得,不花錢的飯,自然不吃白不吃。時間過得很快,和同學抽了幾顆煙,聊了聊,就到了午飯時間,和胡總相擁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中檔酒樓,一通胡吃海塞。酒足飯飽出門,同學一拍腦門:“糟糕,只顧和你們聊,忘了安排干活了?!碧统鍪謾C,給調度打電話,讓他趕緊派人。

  走進車間的時候,一個年青工人已經開始把剪好的橡膠管在打包裝箱。胡總贊嘆,畢竟是大公司風范,干活效率就是高。我剛想說那是,冷不防和一個戴綠袖章的人撞個滿懷。剛想發火,定睛,原來是檢驗。

  檢驗對滿嘴酒氣的我們翻死魚眼,說沒見到文件,無法判定合格不合格,這批貨暫時還不能出廠。年青工人聞言,干脆停下了已經干了一半的活,說那好,等你們商量好再說,走到一旁抽煙。

  胡總急了,問我該怎么辦。我也急了,說不就是剪掉一段管子嗎,還有什么合格不合格的,同學也幫腔說客戶要的挺急的,你就把檢驗章給蓋了吧。胡總說是啊是啊就是不合格我也認了。檢驗依舊官腔官調說那不行,必須得按程序來。

  我說你這人怎么這么官僚呢,人客戶都認可了你憑什么不放。檢驗也火,說客戶認可并不等于我們領導認可,萬一出事我找誰去?今天這貨就是不能放,你們要急去找我們頭說去。我靠,他們頭就住我隔壁,前天才去的沈陽,最快也得明天回來,這不誠心拿我們開涮嗎?

  還是胡總經驗老到,想了一下,從包里拿了兩包煙,把檢驗悄悄拖到一邊,塞了過去,說師傅您就幫幫忙吧我們確實等著這批貨。檢驗皺眉,說你這是干什么我這也是秉公辦事,稍稍推讓了幾下,還是收下了。語氣緩和了些,說放也行,不過他要簽字確認,用手指我。事情有了轉機,我二話沒說,拿過作業卡就把自己名字簽上了。工人開始繼續干活,很快干完裝車,胡總千恩萬謝地走了。

  回到辦公室已是下午四點多,我去找科長,說鐵龍的事搞定了??崎L很高興,說老張還是你有辦法,干得不錯。邊說邊拿起了桌上的電話。我出門,聽見科長近似于太監的語調:“錢總嗎?我是小李啊,鐵龍的事解決了,啊,對對對,用戶很滿意,是是,我今天一直盯著呢,啊,好好好,再見?!?/span>

  肉麻歸肉麻,科長的話還是兌現了。第二日發季度獎時,科長特意把我單獨喊進了他辦公室,遞過一個信封,說這次我們科平均九百,這是一千二,多的是獎勵你的。昨天的事辦得不錯,老同志嘛,就應該積極主動些。

  我做誠懇感激狀,出門。畢竟憑空多了三百,自是喜不自禁,進辦公室,我大聲和同事們開起了玩笑:“別動,警察查房?!?/span>

  同事們都沒動,一臉同情望著我。屋里坐著個陌生人,表情嚴肅,說我不動,你進來吧,我是質量監察部的,想過來了解一下昨天那批貨沒有技術文件是怎么出廠的。

  我說技術文件我問過汪主任了,他說下周就下。陌生人說那你有什么文字依據證明技術部已經同意做了嗎。我說都是在電話里口頭答應的,上那找文字依據去?陌生人笑,說我也問過汪主任了,他說他從來就沒說過。再說公司質量體系一直強調干部按程序辦,工人按文件辦,即使他口頭答應了,也是不具備效力的,這么簡單的道理,你不會不懂吧?

  這該死的,我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在心里狠狠罵道?;琶忉屪蛱煊脩舻鹊煤芗?,我也是沒有辦法。陌生人說再急也得按規矩來,這么大公司,要是沒個規矩,都象你這樣,想怎么來就怎么來還不亂套了?小兄弟,實話告訴你,今天一早就有人把這事匯報給倪總了,他很關注這件事,就是他讓我來查的。這樣,你和我到倪總那去一趟,我要向他作專題匯報。

  倪總是公司分管質量的副總,素以冷面著稱,從他辦公室里很少是有人笑著出來的。果不其然,倪總幾乎是擰著八字眉聽完了我和陌生人的匯報,而后一拍桌子,如同中央文革對付牛鬼蛇神一般指我:“我們大會小會強調,9000體系就是要按文件辦,按程序辦,你們為什么不聽?都以為自己了不得是吧,???你給我說說,你膽子為什么就那么大,啊,沒有技術文件你也敢干,檢驗阻止你竟然自己就簽字,不按程序就把東西放走了,你說,是不是不想干了,胡鬧!”

  我說這不是用戶等得急嗎,在說了錢總為這事都發火了。話一出口我就后悔了,錢總與倪總向來不睦,這在公司已不是什么秘密。,倪總眼睛蹬得象銅鈴:“錢總發火,錢總發火你們就可以無法無天,錢總讓你們不按程序辦事了嗎?”再容不得我有半句解釋,斷喝一聲:“就沖你這態度,我就要處罰你!”

  要說老百姓不怕官那是假話,多說無益,我只好被熊的唯唯諾諾,早已沒了反駁之力。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離開了倪總辦公室,一路昏天黑地。別說,公司處罰措施永遠比發錢速度要快得多,走到辦公室的時候,科長正盯著公司內部網上的通報,一本正經告誡大家,要按公司規定辦事,否則出了事后果自負。

  見我進來,科長相當識相的閉嘴,我盯著屏幕上的處理決定:鑒于該同志目無公司有關規定,1,全公司通報批評。2,給予負激勵1500元。

  靠,罰款就罰款,還激勵?他媽還是負的?這也不知道是哪個無聊透頂的人想出來的損招?我長嘆一聲,無心細看,用顫抖的手從干癟的錢夾里抽出三張老人頭,連同剛拿到手還未孵熱的獎金一起,一臉悲憤地交到了科長手中。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家風
  • 下一頁:
  • 欧美黄网站色视频免费_三级片网站视频_中国大陆国产高清aⅴ毛片